【瑞嘉】怦然心动。

CP:瑞嘉

预警:现pa学生时代

采用怦然心动的叙述方式。

给绑画的生贺 @羊咩蜀黍 对不起咩咩我竟然晚了这么多天!!!






嘉德罗斯[1]

 

 

我和格瑞的熟识非常戏剧化,单纯的认识只是从他搬来这条街区开始的,就住在我家隔壁的房子里,不过我是个不太热衷于社交的人,比较巧得是,他大概也是,几个星期过去了我们对对方的了解也仅仅停留在名字。

 

啊,说起来还有些丢脸,我们熟识的根本原因是我起晚了,匆匆忙忙起床洗漱下楼叼了块面包就冲出了家门,还一边看表一边跑,当然,经过这次事故,我再也不在跑步的时候看表了,当然不可能是坚持早起,想什么呢。

 

我抬头的时候格瑞也恰好抬了头,但我们距离已经很近了,近到无法躲闪的地步。我一头栽进了他的怀里,他被我撞得直接坐在了地上,两手却揽住了我…膝盖摔得很疼,我抬头看了看格瑞,他的脸也有些扭曲,但仍然好看得不得了,好吧,这可能是某种名为恋爱滤镜的东西。

 

反正那一刻,我就已经心动了。

 

 

 

 

 

格瑞[1]

 

 

我和嘉德罗斯的相识很普通,只是因为成为了邻居而已,我不是个善于交际的人,显然他也不是。但我们却因为一件事熟悉起来,这倒是值得一提,我们的初中不在同一个学校,方向自然也是反的,他那天大概是起晚了,叼着面包就冲出了家门,我当时正好在看手机,我们俩都没看路,自然也就造成了接下来的惨剧,他直接栽了我的身上,我也摔在了地上,双手下意识地揽住了他。

 

呃……这可能造成了一点小小的误会。

 

他当时抬头看了我一眼,面包啪嗒也掉在了我的身上,眼睛因为疼痛有点湿润,膝盖直接跪在了地上,想想就痛。

 

……长得很可爱,咳。

 

但从此我便像是被盯上了一般不断被骚扰,陷入了一种非常绝望的处境,初中还好一些,高中我们上了同一所学校,更加无助了。

 

嘉德罗斯?除了可爱,一无是处。

 

 

 

 

 

嘉德罗斯[2]

 

 

格瑞长得真的很好看……

 

我可能是基因突变了一下,从小对人,所有人都没什么兴趣,也看不上他们,在我一度认为自己可能是个无性恋、ps4性恋或者高热量食物性恋的时候,格瑞出现了,好像我的生命就是在等待这个人的出现一样,我极其扯淡地仿佛真的被丘比特那个光屁股的小屁孩射了一箭还正中心口一样对格瑞一见钟情了。

 

然后就情不自禁地开始骚扰他了,等等,这能算骚扰吗,我只是在向格瑞表达我的爱意而已,像我这么优秀的人向他表达爱意,他应该感到荣幸而不是被骚扰吧。我们上了同一个高中,还很幸运地,被分到了一个班,还是同桌。

 

相对于我而言的幸运。

 

 

 

 

 

格瑞[2]

 

 

嘉德罗斯真的很优秀。

 

连我都打不过他,连考试也永远差了他一两分,强的让我怀疑他是不是在为了我的面子压分。

 

但也真的很烦。

 

我们两个人很巧的都是从小学一些武学的人,不过我是为了防身,嘉德罗斯……他就比较好斗了,好像单纯是为了想打架还要打得过别人才学的。我在武学方面意外得有些天赋,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我还算厉害,嘉德罗斯也是,自从无意中将自己从小学这些的事情暴露给嘉德罗斯之后,就开始天天被他骚扰了,啊,只是更严重了一点。

 

学习方面我们也一直在较劲,老师对我们这方面的较劲非常赞同,当然肉体接触方面的较劲就并不赞同了。

 

我不知道他那些追人的技巧到底是谁教的,每天我的课桌里不是一枝玫瑰就是一盒巧克力,玫瑰还是黄色的。为什么他会觉得我收到这些东西会感动。

 

不过凭他的样子,这样追女生应该不成问题吧。

 

 

 

 

 

嘉德罗斯[3]

 

 

塞巧克力和玫瑰花是雷德教我的,塞黄色是因为我喜欢,但是没有用,我把雷德打了一顿。

 

蒙特祖玛和我说雷德也是这么追她的,但她觉得一点用都没有,现在雷德每天给她送早饭,亲手做的爱心便当。

 

送早饭?可是我又不知道格瑞喜欢吃什么。自己做的比较有心意?可别了吧,我这操作不把厨房炸了也能把格瑞毒死了。

 

爸妈又吵架了,那又怎样,Whocare.

 

我把房门反锁上了,太吵了,人在愤怒到极点的时候分贝居然能到这么高吗,长见识。我现在在从窗户往外看对面的格瑞,他在听歌。我房间里的窗户正对着格瑞的房间,他应该不知道。糟糕,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像hentai.

 

从来没有见过格瑞的妈妈。

 

 

 

 

 

格瑞[3]

 

 

嘉德罗斯又在窗户那边看我了,你以为你把灯关了我就看不见你了吗,搞笑。我斜眼就能看见你了,你还发现不了。

 

他最近不给我送巧克力和玫瑰了,雷德被打了一顿。

 

今天的嘉德罗斯上课依然在睡觉,没从课桌里翻出那些东西我还有点不习惯,我侧头看了嘉德罗斯一眼。

 

……口水都流出来了嘉德罗斯。

 

能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你的王霸之气已经完全没有了好吗,现在只剩下傻。

 

放学的时候看见嘉德罗斯在喂学校的小野猫,他还是个挺富有爱心的人吗,看不出来,如果他能不要带着那副下一秒就要送小猫上刑场的表情喂猫,我会觉得他更有爱心的,我小心翼翼地避开了他,他连那两个跟班都没有带,估计是不想被别人看见。

 

回家之后爸爸和我说那个阿姨想来带我去玩,给我买点衣服吃的,并不是很想去。

 

其实不用太在乎我的想法,我也不是不理解他现在的处境。

 

 

 

 

 

嘉德罗斯[4]

 

 

今天妈妈不在,晚饭是爸爸做的,太难吃了,他居然连通心粉都不会做,离婚了我肯定要跟着妈妈过,不然会饿死的。

 

虽然我也不会。

 

我出门买了一堆零食,缩在房间床上听歌,上楼的时候看见爸爸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他可能准备不醉不睡了吧。早知如此当初何必闪婚,还生下我一个怨念的结晶,现在说什么因为我才不离婚,不好意思,我不在乎,你们赶紧离了吧。

 

今天在学校上课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流口水了,希望没有人发现。格瑞,格瑞应该没有看见把他上课这么认真,下次要背对着他睡觉。

 

后天就是周末了,我干脆去雷德家凑合几晚上吧。

 

 

 

 

 

格瑞[4]

 

 

被我爸强拉出去了,阿姨挺好的,长得好看也挺和蔼可亲的,我真不反对,我只是不擅长社交。

 

出门的时候嘉德罗斯也在门口,他妈拖了个行李箱出来上车走了,走之前亲了一下他,嘉德罗斯挥了挥手,在台阶上坐了会,她看见我了。

 

他们在商场给我买了很多东西,我没怎么说话,他们说我太冷漠了也不和他们聊聊天。

 

只是感觉没什么好说的而已。

 

回家了,阿姨今晚没走,他们又问了一下我的感受,我再次郑重地和他们说我不介意,然后真挚地夸了一番她。

 

 

 

 

 

嘉德罗斯[5]

 

 

妈妈回来了,收拾完东西就走了,我有一点点难过,只是一点点而已。

 

我在台阶上坐了一会,看见格瑞和他爸还有另一个没见过的女人出去了,是他妈妈吗?看他一如既往冷漠地冻裂大地的表情好像不是吧。

 

我收拾东西去了雷德家,我爸没有管我。

 

 

 

 

 

格瑞[5]

 

 

今天嘉德罗斯没有来上学,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了看旁边空落落的座位有点不习惯。

 

还是有点在意……我想起来那天嘉德罗斯的妈妈拎着行李箱走了。

 

我去问了雷德和蒙特祖玛,雷德知道一点,他说嘉德罗斯的爸妈感情不合很久了。

 

放学的时候我看见有人在虐待那只嘉德罗斯之前喂过的小猫,我把人打了一顿,把小猫抱回家了。他们最近为了结婚都在尽力讨我开心,应该不会反对我养小猫。她伤得有点重,我稀释了一下酒精给她涂了一下伤口,被抓了,好痛。

 

 

 

 

 

嘉德罗斯[6]

 

 

两份离婚证。妈妈没要我,我被判给了爸爸。

 

她说她会经常来看我的。

 

我一个星期没上课了,跟爸爸回家的时候看见格瑞抱着之前我喂过的那只小猫。

 

啊,我妈猫毛过敏,本来想着今天把她接回来,没想到被格瑞捷足先登了,那样也好。

 

我在台阶上坐了一会,那只小猫从格瑞怀里挣出来向我走过来了,非常不见外地跳进了我的怀里。格瑞也过来了,我心跳得有点快,他还是那么好看。他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们聊了很多,我和他第一次这么和平地在聊天,没有我单方面地箭弩拔张要打架,我才知道他妈很早就去世了,他爸爸想给他找个继母,我笑着拍了他一下说我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我爸妈闪婚,没多久就是一堆矛盾,结果我妈在这个时候非常不合时宜地怀孕了。

 

我不怀疑他们是否真的喜欢我,他们只是不喜欢彼此而已。

 

 

 

 

 

格瑞[6]

 

 

那天嘉德罗斯强装出来一副开心的样子,太假了,他以后估计不适合做演员了。

 

爸爸和阿姨结婚了。

 

嘉德罗斯最近没那么烦了,好的,他果然更可爱了。

 

 

 

 

 

嘉德罗斯[7]

 

 

小奶块被养的白白胖胖的,很傲娇,脾气和我有的一拼,格瑞脸上经常挂着彩,但是他不挠我,格瑞很生气。我时不时就去他家撸猫,他家里人对我很好,妈妈确实经常来看我。

 

我最近爱上了草莓蛋糕。草莓过季了,格瑞跑了半条街给我买到了草莓。

 

他是不是喜欢我了,怎么这么殷勤。看我的眼神也很诡异。

 

什么,我要苦尽甘来了吗。当然我表面上还是不能表现得太开心了,我硬撑着又怼了他几句。

 

 

 

 

 

格瑞[7]

 

 

嘉德罗斯怎么这么可爱……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我和嘉德罗斯的交流变多了,我发现了嘉德罗斯很多我之前不知道的地方,他是个不错的人,我对他的印象有了很大的改观。

 

……我是不是有点喜欢他了。

 

我应该心动了吧。

 

 

 

 

 

嘉德罗斯[8]

 

 

高二了,学校举办了一个成人礼,我们班排了一个话剧。

 

……俗套的《睡美人》。

 

角色抽签,抽到不同性别就反串,我抽了,公主,什么运气??啊,格瑞是王子,勉为其难当了。

 

排练了很多次,公主裙真麻烦,高跟鞋真麻烦,天啊麻烦的女人,为什么这种灭绝人性的服饰你们会穿得下去。

 

吻戏好难拍,排了得有千八百次了吧,我好几次都紧张地直接坐起来把格瑞推开了,也许我下次应该闭着眼睛,不应该眯起来偷看他,他放大版的那张帅气的脸在我面前真的太有杀伤力了,我觉得导演快打死我了,虽然他打不过我。

 

顺带一提,格瑞穿王子的礼服真的帅爆了。

 

高二了,不过我还是时常找他打架。

 

 

 

 

 

格瑞[8]

 

 

高二成人礼排话剧,《睡美人》。

 

……我抽到了王子?什么,嘉德罗斯是睡美人,当了。

 

嘉德罗斯穿公主裙太可爱了吧…还有那个闹别扭的样子,我一直很怵吻戏,他穿着裙子戴着假发躺在床上太有杀伤力了,幸好每次都是他先忍不住坐起来帮我推开,维护了我一世英名,再晚一点我也忍不住要退开三尺了,以免做出些不太好的事情。

 

吻戏我们排了很多遍才好,幸好他比我更沉不住气,总之导演的怨言都发泄在他身上了。

 

突然觉得自己可能是假的喜欢嘉德罗斯吧。

 

上台正式演出时很顺利,我收回之前的话,嘉德罗斯的演技很不错了,不过他的戏份有一点少,排练时吻戏都是借位亲在了脸上,这次我直接亲在了他的嘴巴上,软软的。

 

他的脸红的好厉害……好有趣。

 

不过他居然忍住了没有跳起来,很厉害了。

 

成人礼结束了我和他表白了。

 

 

 

 

 

嘉德罗斯[9]

 

 

啊。






评论 ( 8 )
热度 ( 230 )

© K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