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嘉】Lose You Tonight.(上)

是人格晶体的企划。
才用多视角啦x另外两个视角由梓午79负责!
@瑞嘉ONLY人格晶体企划 
世界观请戳这
写的心力交瘁x



 

格瑞睁开了眼睛,强烈的光束刺得他眼睛都有些疼痛,他勉力从手术台上坐了起来,头疼得像快要炸开一样,也影响了格瑞的思路,他花了点时间才稍微理清楚了现在的状况。

 

 

他躺着的手术台是专门为人格切割生产的。

 

 

这玩意能将人格切割的风险大幅度降低,剩下就靠切割师的能力了。格瑞抬起了手腕,不出所料,蓝灰色的格晶上有了一个缺口。

 

 

“你醒了?”

 

 

想了一会格瑞才辨别出了声音的主人,军方的首席人格切割师,丹尼尔,在目前选择公开身份的切割师之中,也是最强的那个。

 

 

察觉到格瑞的醒转,丹尼尔正在整理柜子上药瓶的手顿了顿,将其中一瓶推到深处,再以其他药瓶掩住。

 

 

“丹尼尔,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记得邻国那个叫娜妲莉的吗,你的晶体被她感染了。”

 

 

格瑞听完回忆了一下关于娜妲莉的情报,虽然她的战斗力不算出色,但因为能力场特殊,危险度被划得极高,在范围内可以压制所有人的能力场,缺点是不分敌我,不过她可以靠意识将压力堆积在特定的几个人身上,而到达一定强度后甚至可以感染敌人的格晶,造成永久性的伤害,解决办法就是割除那段被感染的人格。

 

 

这导致高层都非常忌惮她,派个人和她出去打跟送死一样,谁都不想把自己亲手栽培的精英送出去。

 

 

总体来说没什么逻辑问题,但是他也没可能轻易相信丹尼尔说的话。没了记忆确实是个难以接受的事情,他甚至无法辨别丹尼尔说的话有几分可信。

 

 

“知道了。”

 

 

“战争已经结束了,邻国签了投降书。”

 

 

格瑞的动作怔了证,他一时都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是该表达开心的情绪吧,不过长达十数年的战争早就将他们这种人打造成了人形兵器,连死亡都能算得上司空见惯了。

 

 

开心这种情绪,真是个奢侈的东西。

 

 

“是吗,那很好啊。”

 

 

下了手术台格瑞径直走到门边,推门走了出去

 

 

“啊!格瑞,手术结束了吗?觉得怎么样?还记得我是谁吗?”

 

 

几乎是刚出门格瑞就听到了那个聒噪的声音,金坐在门口放的一排椅子上,看见他出门的瞬间就站了起来,格瑞揉了揉眉心,金是他的发小,是个不错的人,除了缺心眼和话多之外。

 

 

“好了,我没事,金。”

 

 

“上面给你放了几天假。”

 

 

金把随身带着的包打开,拿出了里面一沓文件递给格瑞。格瑞随意翻了翻准备先回自己家看看,正好可以梳理一下目前的状况,看看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记忆,这难得的休假他也不准备浪费。

 

 

“知道了,谢谢。”

 

 

“啊还有件事,你的搭档嘉德罗斯,战死了。”

 

 

金缓慢地把这几个字吐出来,一边还观察着格瑞的神色,他们可是军方排名第一的组合,关系也很好,毕竟也是一同出生入死快十年的战友,如果有什么事情能让格瑞的情绪产生什么波动,那也只有这件了。明明战争都快结束了……嘉德罗斯却在这个时候死了。

 

 

搞得好像他在战争中艰难生存了十年,却根本没有意义。

 

 

格瑞搜刮了一下脑子里的记忆,却对嘉德罗斯这个人毫无印象,看来这次切割是把自己这搭档给整个忘干净了,不过这样也好吧,免得给自己带来多少负面情绪。

 

 

“我把他忘了。”

 

 

“啊?算了…这样也好。”

 

 

 

 

 

到家后的格瑞看风景似的环顾了四周,然后才用钥匙打开房门。估计因为挺长时间没回家了,家具上都落了层灰,用手指都能擦出一道痕迹。格瑞打开窗户散散房间里的味道,他从离开基地的一刻起就察觉了,自己被人跟踪了,反思了一下也没思出个所以然,那只好祈祷失忆前的自己没干出什么缺德事了吧。格瑞自嘲地笑了笑。

 

 

房子的布置虽然和自己记忆里没什么差别,不过格瑞总觉得少了什么。也许只是错觉,格瑞熟练地从柜子里拿出了清洁用具,准备开始打扫屋子。

 

 

在打扫到客厅的柜子上时却看到块显眼的痕迹,那儿的灰尘比别的地方浅淡了些,是一个狭长的长方形。

 

 

他的视线在那块痕迹上停留了一会,然后抬手将它抹掉。

 

 

收拾完了整间房子后格瑞却突然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在书房坐到了深夜,摆着的沙发孤零零地靠着墙角,像缺了什么东西一样碍眼。直到躺在床上,格瑞都在尽力回忆,他侧着身子,习惯性地伸手碰了碰背后,却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东西,做完这个动作格瑞怔了怔,这大概是一个被身体记住的习惯。

 

 

他动了动身体,直到背部靠上墙壁,才闭上了眼睛。

 

 

 

 

 

 

 

战争结束了两年多了,格瑞的工作也变得轻松了不少,至少不用再上战场要死要活了,只有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疤痕才能提醒一下他之前都经历过些什么,大大小小的军功让他顶了个颇高的军衔,不过他已经在考虑退役了,回家过自己的清闲日子。

 

 

至于战争刚结束时几乎无时无刻不被监视的感觉让格瑞浑身不舒服,好歹没出什么大事,几个月之后也就撤销了,他对此当然是只字不提。

 

 

当然,如果不是雷狮来找他的话,或许他就真的从容退役,回家安安稳稳过日子没准还能找到个爱人结婚相伴过完一生,啊梦想是多么美好啊。

 

 

 

 

 

“跟我去参加一个拍卖会,匿名的。”

 

 

没有什么客套话拖泥带水,格瑞接起电话的一瞬间雷狮就直接把目的说出来了,反倒是打了格瑞一个措手不及。

 

 

“……为什么?”

 

 

“我战斗技巧荒废了两年又顶着雷家老三这个名号你就当保护当年的好兄弟不被人打劫吧。”

 

 

“我听你扯淡。”

 

 

“对,你听吧。”

 

 

最后格瑞还是陪着雷狮去了那个拍卖会,会场的灯光被打得极暗,几乎只有展台才能被人整个看清,来宾全都穿着黑色披风把自己整个裹在了里面,他们两个人还带了变声器。

 

 

拍卖会的过程称得上是无聊透顶了,格瑞一度要睡着,雷狮却也就坐在那儿静静的看着也不出价什么都不买。等出去了我就把他摁地上揍一顿,格瑞迷迷糊糊地想着。

 

 

“那么接下来,是本场的压轴拍品。”

 

 

拍卖师举起那个被放在红绒布上的黑色晶体。

 

 

“当世绝无仅有的黑色格晶,起拍价五百万,一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万,竞拍开始。”

 

 

格瑞听完这段话整个人算是直接清醒了,跟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清醒。

 

 

没想到这个拍卖会还有这种东西,人格晶体这玩意明面上是明令禁止买卖的,不过黑市和地下拍卖场还是存在很多,价格波动很大,颜色和能力场都有影响,比较纯的颜色或许几万就能买到了,但像他和雷狮的蓝灰色紫红色,价格却可以达到近乎300万的天价。

 

 

而作为普通人或许听都没听过的黑色人格,价格就根本无法想象了。

 

 

雷狮和之前一样从容不迫地坐在椅子上,会场里的竞价声则此起彼伏,经久不息,足以得见黑色格晶的吸引力。

 

 

“七百万。”

 

 

“八百万。”

 

 

“一千万。”

 

 

……

 

 

价格上涨的速度飞快,一直飙到四千万才逐渐有停息的架势。

 

 

“四千五百万一次。”

 

 

“四千五百万两次。”

 

 

“五千万。”

 

 

雷狮举起牌子。

 

 

格瑞有些惊讶地看着雷狮,如果不是他这一声,格瑞大抵就真当他来拍卖会观光旅游了。

 

 

拍卖师再次喊完三次,敲下桌上的锤子。

 

 

“成交。”

 

 

 

 

 

“给你了,算你在战争中救了我几次的报答。”

 

 

雷狮掂了掂手里装着格晶的黑盒子,抛进了格瑞手里,转头看向车窗外。格瑞伸手接住盒子免得它被雷狮抛地上去,这么贵重的东西说送人就送人,格瑞真是越来越看不懂雷狮了,但他也不打算要这东西。

 

 

“不…”

 

 

“你别急着拒绝,连接一下它吧。”

 

 

雷狮打断了格瑞,打开了盖子,红色的绒布更衬着这纯黑色的色泽越发诡异,格瑞迟疑了一会拿起那块菱形晶体紧紧攥在手里,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感受到的便是自大腿处的剧痛,睁开眼睛格瑞仅仅能辨识出自己大概是在一个洞穴里,隐隐约约能听见雷声和雨滴落在地上噼里啪啦的声音,自己则踩着一片泥泞的地上,格瑞摸了摸自己的大腿,一手湿湿黏黏的东西,凭他多年的战争生涯都能立马辨认出这是血。

 

 

他浑身都湿透了,衣服湿哒哒地黏在身上,非常冷,格瑞扶着洞穴回头看去,后面还跟着一个人,黑暗的环境让他暂时辨认不出那是谁。

 

 

如果硬要说的话,他其实没有做任何动作,只不过是属于黑色格晶里那段记忆的第一人称重演而已

 

 

他和另一个人继续往前走着,体力就跟被耗尽了一样,连呼吸都只是痛苦的负担,双腿不住地打颤。

 

 

“哈哈,第一第二能被逼到这番境地,可算是丢了丹尼尔的脸了。”

 

 

他听见自己苦笑几声,权当活跃气氛说出来几句话,只是那语调跟强撑着一口气说出来的一样,把气氛给活跃得更沉闷了,另一个人始终都没有说话。

 

 

走了没几步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格瑞直接摔在了地上,疼得他眼冒金星,后面的人急急忙忙地冲上来,把他扶起来让他靠在了墙壁上,接着撕开了自己大腿处的布料,被鲜血浸染的布料黏在伤口上,这么一扯那疼痛简直无法言喻,格瑞睁开眼睛,这时候他才真正看清了那个人的样子。

 

 

那个人是格瑞。

 

 

估计格瑞这一生都没经历过这么刺激的事情了,他居然在一块都不知道是谁的格晶里看见了自己。

 

 

看到这格瑞如果还不能看出点东西,那他都对不起第二这个头衔了,一个在战争时期排名第一第二的,不仅回忆里出现了自己,还是黑色人格,八成就是那位被他自己遗忘了的搭档嘉德罗斯。

 

 

 

 

毕竟当初的第一,就是嘉德罗斯。

 

 

 

 

格瑞估计是明白了雷狮为什么会把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他了。

 

 

姑且称他为曾经的格瑞,他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了些东西,只能简单地给嘉德罗斯清理个伤口,最后用一卷差不多都湿了的纱布包扎,格瑞把嘉德罗斯和自己衣服的水分尽量拧干了些,然后把他搂紧了在自己怀里,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格瑞的体温透过那几层薄薄的布料传到嘉德罗斯的身体,起着点微乎其微的作用。

 

 

失血过多再加上体力热量的流失让嘉德罗斯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快要睡着,格瑞只能一遍遍在他耳朵旁边念叨着。

 

 

“嘉德罗斯,不能睡。”

 

 

 

 

 

维持着这个姿势一直撑到了外面的雨渐渐变小了,嘉德罗斯估计是没什么力气了,格瑞只得背起嘉德罗斯准备往外面走。

 

 

“别了吧格瑞,逃出去的可能性太小了,把我扔这,等你找援兵过来,我运气好就还活着呢。”

 

 

嘉德罗斯迷迷糊糊地察觉到自己被格瑞背起,脑子都跟被搅成了浆糊一样,只能吐出这些话。

 

 

“不。”

 

 

格瑞简短地拒绝了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比起之前身体状况更差了,摸着额头甚至有发烧的迹象,被敌军逼到这番地步是他们大意,但让他放弃嘉德罗斯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天还是暗的,或许是凌晨,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格瑞朝着和凯莉约定好的位置行进,和计划会和的时间已经差了很久,凯莉大概会派人来找他们,这段路程并不算艰难。

 

 

格瑞的背上特别颠簸,还瘦得全是骨头,硌得他浑身疼,这是嘉德罗斯最后的想法,这也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回忆到这里就结束了。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08 )

© KA | Powered by LOFTER